好好对它们,来访者那些勇敢的阻抗

发布时间:2020-03-24 1评论 2882阅读
文章封面
文 | 栾晶
来源 | 公众号:栾晶(ID:luanjing007)


都以为来访者来咨询,是为了好,他自己也这么以为。如果一个人真的想好,以他未被损坏的智力、体力,他可以成为他想成为的大部分样子。


他之所以来咨询,是因为他不让自己好。所以心理咨询,不是去让来访者好起来的过程,更多时候,是去工作“是什么不让他好”。


有经验的咨询师都知道,这叫对阻抗的观察、识别、处理。


例如一位女性希望与丈夫更亲密,我们不是要教给她亲密法则,一个人想和别人亲密还不容易么,贴上去可劲儿粘,再卿卿我我,这不用教。我们要去看是什么让她不能亲密,不敢亲密。


意识上想获得亲密的关系,潜意识想孤独终老。


这种潜意识中阻碍成长的力量,在咨询中叫阻抗,在她身上叫防御。防御很伟大,一个人靠防御在同胞中活着,不至于风一吹雨一打就没了。但假如成长的环境太恶劣,导致一个人过度防御,哪怕日后脱离了那个环境,也无法放松下来,这就造成了现在的问题。


例如那位女性,有个暴躁的父亲,只要一与父亲亲近,她就会被粗暴对待,挑剔、嫌弃,在重要的父亲那里永远感觉不好,防御起来——我再不会接近父亲。


再一泛化——我再不接近男性。


长大后对亲密有渴望,在两性亲密和繁殖的驱动下结婚。亲密的需要很强大,但自我保护的力量更强大,而且更隐蔽——假如你不去做心理咨询,你几乎发现不了它如何在你的关系中起作用,甚至无孔不入。


阻抗不是来访者对咨询师,而是在他自己内部发生的,通过与咨询师的交谈和关系发展,呈现出来。这很宝贵,很多咨询师认为要消灭阻抗,NO。


咨询师的任务是去观察它,它一定会出现。通过来访者的表情、语言、行为、情感状态,它们无处不在,但隐蔽细微。它也会隐藏在与咨询师的互动,也就是关系的流动中。


常见的阻抗,迟到,忘记付费,沉默,与咨询师争吵,一旦让咨询师感觉做不下去,咨询师就想:阻抗来了。有经验的咨询师会想:机会来了。


这些阻抗出现是为什么,为了保护什么,这是非常好的工作素材。相反,有些让咨询师如沐春风的咨询细节,恰恰是更艰难的阻抗,还不易察觉。


例如滔滔不绝的来访者,一咨询就好起来的来访者,对咨询师百依百顺的来访者,恭维咨询师的来访者,这比上述阻抗难。因为它不发射信号,咨询师容易中圈套。


所以督导有个好处——去看咨询师中了什么圈套,怎么中的,抓住这些狡猾的阻抗,再去和来访者工作。所以技术再厉害的咨询师,最好也能定期督导,人对自己看不清。


来访者的阻抗通常来自这些力量:


1、拒绝接近痛苦的情感;


例如强烈的羞耻,愤怒,恐惧,失望,委屈。接近这些情感,会痛苦,就这么简单,你懂的。这些陈旧的情感让来访者避之不及,他来找你之前已经有了惯用的方式,和这些情感相处。而你试着打开它,建立新的方式,这不安全,所以人家阻抗。


2、对旧关系的复制;


咨询师以为来访者在阻抗自己,其实他是在阻抗一段新的关系。这段新关系会带给他什么?伤害?接纳?肯定?温暖?还是再一次创伤?


他在用他的旧方式,在一段新关系中先护住自己。除非等他感觉足够安全,阻抗不用分析也会随之减少。


况且旧关系中本就夹带大量旧情感,见上条。


3、旧渴望(驱力);


有些来访者来找咨询师,不是为了寻求成长和改变。因为那势必不可能,谁也不能重塑过去。他们来是为了获得满足,找到新的父母,以他们要的方式爱他们。


不管这爱是依恋的爱,情欲的爱,都是基本的未被满足的驱力作祟。咨询师会在一定程度上满足来访者,但不可能以他的方式全然满足,除非来访者真的是他的孩子。


所以很多来访者在生活中固执地要去改变父母,失败后来找咨询师。这时候他们对咨询效果并不抱期待,不渴望自己被治好,只希望被拥抱和满足,这是很难处理的阻抗,脱落极易,因张力极大。


除了爱的驱力,还有攻击驱力。把对旧父母的仇恨一股脑撒向咨询师,施虐的来访者比比皆是,这比爱的驱力更易脱落,因为咨询师受不了。


通常情况下,这两种并驾齐驱,轮番来袭,这很考验咨询师的人格底子和咨询功底。


咨询师如何去处理阻抗?


首先是能发现它,然后巧妙呈现给来访者。这很艺术,有时候咨询师很直白说:你在阻抗。来访者觉得你是不是傻?我花钱来阻止你帮我?这就对讨论阻抗产生了阻抗。


所以呈现阻抗的时机、方式很重要。有些阻抗当时发现了,不能当时就讲,得等关系成熟了,能经得起你的撞击,才能去说。


所以并不是每一次来访者迟到了,你都要说,来,谈谈你对咨询的意见。有时要学会观察关系的走向,这要靠咨询师自己的直觉。


来访者意识到自己的阻抗,也就是呈现出来了后,达成对这个阻抗一起工作的治疗联盟,你们才能一起去看待它。


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阻抗?为什么在这里阻抗?你怎么了?你在怕什么?你在渴望什么?你觉得我会对你做什么?你希望我会对你做什么?你曾经发生了什么?和现在有什么联系。


这些问题会不断萦绕在咨询师心里,但不能一股脑去问。有时候你就得做那个坏人,不吭声,最好是等着他自己去发现。如果他发现不了,急切地希望咨询师告诉他,这又产生了一个新的阻抗,你们可以酌情处理这复杂的一切。


如何酌情?I don’t know.


很多时候不是技巧,而是咨询师的直觉。什么时候能说什么,不能说什么。不过呢,即使说错了也不用怕,张力出现,机会也就出现了。只要咨询师不被弄死,总有工作的机会,总会使来访者获得领悟。


咨询师如何去看待来访者的阻抗很重要,和你如何去看待来访者的症状一样重要。有时咨询师急于想去工作,他就无法耐受阻抗,因为阻抗带来他工作的不确定性。呆在来访者的阻抗里,是陪伴他一起去发现他阻抗的美感,存在的意义,这个过程很美丽,他会让来访者觉得,你真的与他站在一起。


尽量恰当地对待你对面这个人吧,你永远不知道这个人为了来见你,付出了什么。


作者简介:公众号:栾晶(ID:luanjing007),和你一起,用心理学看世界。


排版:小鲸鱼   Claire 


0

回复

作者头像

栾晶

TA在等你的回复~

(不超过200字)

提交回复
向下加载更多

私信

栾晶一条私信

取消

问题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