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再也好不了了”,那么请试试带病生存

发布时间:2020-03-18 10评论 3753阅读
文章封面

01


1994年,他站在每一位科学家都梦寐以求的世界最高领奖台——诺贝尔奖颁奖典礼上,说:


“我一直相信数字,信仰方程式和逻辑学能带我们找到原因。经过毕生对此的追求,我问自己‘逻辑到底是什么?原因由谁决定?’我追求的过程由具象到抽象,由妄想症到正常,我取得了最重要的发现:只有在这神秘的爱情方式方程式中,才能找到符合逻辑的原因。因为你我才站在这里,是你成就了我。你是我存在的原因。谢谢你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他就是患有精神分裂症的数学家约翰·纳什。他在博弈论和微分几何学领域潜心研究,最终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。


在电影《美丽心灵》中,纳什对妻子的深情告白感动了无数的人。然而,让我印象最深刻的画面,却是他走出颁奖礼堂之后的那一幕:


在人群中,他一扭头,看见了三个人:室友、小女孩与军方高官。这是他幻想出来的三个人物。这意味着,在那一刻,他的幻觉依然存在。而幻觉与妄想,是诊断精神分裂症的重要指标。


纳什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之后,在药物的作用下,这三个人消失了。但是,同时消失的,还有他对数字的直觉,他的灵感,以及天才般的特质,这对他的学术研究极其重要。


当天才与精神分裂症嵌套在一起的时候,纳什面临的一道选择题就是:要当个正常的普通人,还是一个天才的疯子?


他选择了后者。


尽管他的精神科医生告诫他,“没有人靠毅力战胜精神分裂症”。


他的幻觉始终存在,但他学会了与幻觉平安相处——在就在吧,做自己的事,不去理他们。尽管那三个人以威胁、恳求、纠缠的方式,企图影响他。他似乎成了一个正常人,正常给学生上课,正常做研究。


影片中有一个有趣的细节:有陌生人拜访,他问身边的学生:“你能看到他吗?“学生说:“能。”确定这个人不是自己的幻觉之后,他才与陌生人握手。


年复一年,幻觉中的三个人始终存在。他说“他们仍在这里。说不定永远不会消失。但是我已经习惯不理会他们了,而他们也有点儿想放弃我。”


最终,他完全接纳了自己的幻觉,而且能从哲学层面上去思考——“他们是我的过去,其实每个人都被过去所缠绕。


他一边被幻觉缠绕,一边攀登自己的高峰,直至登顶。


02


我将《美丽心灵》推荐给小西。他正被自己的双相障碍缠绕。


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语言学家。在躁狂期,他的学习有如神助,语言天赋充分彰显。在抑郁期,他几乎没有办法完成学业。


双相障碍被称为“天才病”,它经常出现在有独特天赋的人身上。有时很难说有独特天赋的人更容易患双相障碍,还是双相障碍会激发出一个人的独特天赋。


19世纪的德国作曲家、音乐评论家罗伯特·舒曼,可能是一个双相障碍患者。


有人统计,在1840年,处于轻躁狂期的舒曼,共创作了24首作品。


1844年,他陷入严重的抑郁,创作为零。


1849年,再度处于轻躁狂期的他,创作出了27首作品。


1854年他投河被救,两年后在精神病院绝食身亡,终年46岁。


舒曼的一生,非常经典地呈现了双相障碍者的生命曲线:高高低低,低低高高,犹如过山车。


美国精神病研究者Kay Redfield Jamison在《天才向左,疯子向右》一书中,列出了一串可能患有双相障碍的名人名单,比如梵高、杰弗逊、伍尔芙,其中作家、艺术家和作曲家占绝大多数。


在双相障碍者的世界里,天才与癫狂、绝望与希望、黑暗与光明都如影随形。


之所以把《美丽心灵》推荐给小西,因为他的选择与纳什相似:为了让自己更多地拥有创造灵感,放弃药物治疗。


他已经充分了解双相障碍的凶险,但觉得自己可以掌控躁狂期的易激惹与抑郁期的低落,想好了应对策略。他想把双相障碍的高能量与高创造当成工具,用来取得学业上的成就。


我有些担心。但他态度坚决。我告诉他一旦失控,一定要寻求治疗。


“没有人靠毅力战胜精神分裂症”,但不是出了个纳什吗?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心理治疗师,没准小西也能找到与双相障碍共处的方法。


03


这个世界上最深的绝望是:相信自己再也好不了了。


有两条路连接绝望之境,一条是自暴自弃,另一条是带病生存。


纳什选择了带病生存。但,更多的人选择自暴自弃。


这两种选择,在咨询室我都见过。


一位女士有强迫症,主要的强迫行为是强迫洗手与强迫检查。经历了最初的痛苦之后,她慢慢学会了与强迫症共处。每次外出回家,她都要一遍遍洗手。


后来她学会对自己说:“洗5次就行了。”然后洗5次,过关!买衣服时,她知道自己如果买了红色,回家后一定后悔自己为什么不买绿色。


她索性把两种颜色都买下,尽管这样做金钱上会浪费一点,但没有了内心纠结。十几年过去了,尽管强迫行为一直存在,但她过着一种正常而丰富的生活。


选择另一条路径的人,他们坚信自己再也好不了了。有时候,“再也好不了了”不是事实,却被当事人坚定地相信。


一位男士因为某种身体疾病,看遍了全国各大医院,最终也没有确诊。那个领域中最权威的专家告诉他,这个病不致命。


但他整天活在疾病的阴影之中,有点风吹草动就惊恐不安。他觉得自己的病再也不会好了,甚至有了自杀的念头。


在咨询室中,我常带来访者做一个工作,就是把TA的问题用饼状图画出来。那个问题究竟在一天24小时之中占据了TA多长时间,究竟在TA的生活之中占据了多大比例。


事实上,没有一个人的全部时间与整个生活被问题覆盖。但是,他们却因为那个问题,放弃了过一种建设性的正常生活。


你拥有的只是一个带斑点的苹果,斑点只有指甲盖大小,你却认为整个苹果都坏掉了。但如果你真的那样认为,慢慢地,这个斑点也真的会让整个苹果腐烂。


如果你的问题真的严重到再也好不了了,那么请你像纳什一样,试试带病生存。没准,你也会成就自己的传奇。



文:代桂云  (一个追求心灵自由的实践者与分享者。心理咨询师、私人心理顾问、蓝橡树心理援助中心创始人,擅长整合式短程心理咨询,为来访者提供生理、心理、社会三位一体的解决方案。个人公众号:云心理 yunxinli-aiziji(转载请留言,并标注以上信息))
责任编辑:殷水
0

回复

作者头像

代桂云

TA在等你的回复~

(不超过200字)

提交回复
向下加载更多

私信

代桂云一条私信

取消

问题反馈